当前位置:首页  师生园地

这是一首关于勇气的情歌

六月底照例是上戏高编班结业的日子,在这个夏天还未真正到来的季节里结业,和去年开课时正处在夏天尾巴的九月之间,恰巧遗失的就是一个夏天。一个无缘在上戏度过,无缘和老师、同学们共处的夏天。和本科班同学不同的地方在于,上戏高编班是面向已工作人群招生的,所以一个班的同学们不仅来自不同的工作岗位,不同地域,还来自不同年龄段。大家跨过千山万水,跨过种种工作、生活上的阻碍,能共同汇聚在上戏,再度回到课堂上做回一个纯粹的学生,听老师传道授业解惑,本身就是一个盛大的奇迹。

 

当我要来写一个结业报告,回顾这一年在上戏戏文系的学习时,有很多感悟却无法单单仅凭语言来表达。我们这一年的课程安排,所涉及的不仅是与编剧行业直接相关的编剧技巧,更有与编剧行业休戚相关的艺术原理、中西方戏剧史、美学理论、影视理论等课程。这些课程为我们打开了一个更广阔的知识面,让我们意识到要用更包容更多层次的视角去看世界。人类内心最本质的三种感情即是对知识的不懈追求,对爱情的渴望,以及对人类苦难不可抑制的同情。前两种情感让我们通天,后者让我们落地。在这里我暂时将戏剧定义为一个做戏剧的人的爱情。我们于世上降生后,大部分人惶惶不可终日,即是因为没有找到生命的另一半,没有去的明确目标,没有来的归宿。而在这个快餐文化盛行的时代,当娱乐至上的理念贯彻现代化社会,你我还愿意执着地选择走一条关于创作,关于戏剧的道路,这本身就是一场冒险。这样的奋不顾身,这样舍弃了成年后种种得失衡量、利益计较的真心付出,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爱情。

 

如果问及我在上戏这一年的学习中所获得的最大收获是什么?即是在老师和同学身上感受到了对戏剧的热爱和那一腔孤勇。文字是否有价格?一部剧本是否有价格?可能在市场上会有一个明确的数字,但一个创作者在背后所付出的东西并不是金钱所能衡量的,它流传成了另一种希望。我们说戏剧是冲突,是动作,是演员在台上扮演角色,但对创作者来说是一个种子,是我们想通过这个故事带给观众的一点启迪、一点爱、一点方向。或许对快节奏的现代人来说很难静下心来去看一个戏剧作品,但这点心意,如同火种一般,有一天会开出漫天的花朵。

 

孙祖平老师曾经说过他是一个人生很平顺的人,可我相信,任何一个带给了观众好作品的戏剧家,纵使他的人生平顺,他的创作生涯也一定充满了我们无法想象的辛酸苦楚。因为创作本身就是一条孤独又困难的道路,而像孙老师这样的创作者,他们将这些苦楚化作了剧本上铿锵有力的台词,化作了最坚定的词笔。

 

18级高编班的同学中,有很多已有代表作的知名编剧,有成名的作家,也不乏很多从别的行业来的戏剧爱好者,大家带着对戏剧的热爱,带着最决绝也最隐匿的刚烈,想走一条不一定会成功不知何时会成功的创作道路,成就的本身就是一首关于勇气的情歌,献给所有观众,也献给自己。

 

文章憎命达,我们在高编班结业的日子,是创作路上的又一个开始。在这个开始里,或许我们会经历作品不被认可,会发觉你所要表达的东西偏偏是观众所憎恶的,会被挑刺被冷眼旁观,那不如也先将这些冷酷,通通当作祝贺。我们每个人都会有好作品,也都不会有,可那又如何?戏剧要制造矛盾冲突,制造绝境,然后在主人公最绝望的时候为他解扣,我们也一样,写到最生无可恋的时候,开始一个新的篇章,然后望见我们所遗失的那个夏天。

                          (文:毛佳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