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戏文系>>师生园地

此时无声——简评默剧《停下来吧,偶人》

姜志伟

5月26日,U1剧场,默剧《停下来吧,偶人》,新剧本朗读会的压轴之作。何为默剧,顾名思义,没有对白,只通过肢体表演故事。一个小时的静默演出,对于观众是个考验。好在故事温情,表演细腻到位,欣赏起来并不徒生乏味和厌烦之感。U1剧场的容量,适合剧作的呈现。小剧场式的观演对位,与默剧的表现形式相得益彰。 偏远小镇上,一对母子靠洗衣相依为命。母亲患绝症,孩子有自闭,生活泥潭里,踟蹰前行。医生,母亲旧时的仰慕者,带着重燃爱情的希望而来,黑暗的生活里照进些许光亮。一切有了转机之时,母亲病亡,留下医生和孩子面对未知的路,故事毕。医生的到来,给了母子二人命运转变的契机,契机是杠杆,创作者要撬动观众的心灵。 默剧的表现形式规约了故事本身容量,明晰的情节线索,简单的人物动作,不至于陷入复杂叙事的泥潭。《偶人》是一个简单的故事,为形式言说内容提供了可能,创作者也相对完整的实现了这种可能。肢体表现,是支撑整部作品的主要戏剧语言。它聚焦了故事的一切表达,包括情节的推进,人物性格的表现、感情的宣叙。所以,肢体表演是否具有表现力,是考察这部作品是否具有艺术感染力的重要标准。 《偶人》里的几个人物都有属于自己的一套肢体动作,例如,母亲的咳嗽,孩子摆弄玩偶,顾客的踉跄,医生的紧领带。他们的动作有的承担了剧情交代,有的表达了人物关系,有的则体现了人物性格。其中最重要的当属固定的肢体动作体现人物性格,如果一个简单的动作能够体现人物的性格,它必然是作品中最闪光之处。那么,在《偶人》中,医生紧领带这一细微的动作是独到和成功的,紧领带体现了他的性格里犹疑,内向的一面。正是这样的性格,导致了他没能勇敢直接的向他爱慕的女孩表达心意,也是他为何会在愤怒的离开洗衣店后,又重新回来的原因。他的性格,决定了而后他的一系列动作,也决定了整个故事的走向。而像“紧领带”这样能够体现人物性格的动作,在其他人物身上并没有出现。母亲和孩子的一些列动作,更多是承担了表现剧情的功能。母亲的咳嗽,孩子的异于常人,只是介绍了他们的身份和生命特征,而没有体现他们的性格特征。 仅就故事本身而言,人物动作的质量体现创作者水平。动作性也是体现“这一个”人物独特性格的关键因素。剧作里的人物是不是鲜明生动,在于性格塑造,而性格塑造最主要体现在行动上。当医生进入母子的生活,他先后做了这样几个动作:一,给母子钱财。二,陪孩子玩耍。三,带孩子治疗自闭症。四,给母亲买裙子。医生的行动线索显而易见,而这条行动线带动的情节推进和故事进展也较为明显。这些动作更为重要的任务是体现了医生的性格,他的动机来自他的性格也体现他的性格。通过动作线的梳理,我们可以看到整个故事其实是由医生推动的,而作为母亲的行动线却几乎很难看到。医生的动作需要母亲动作的回应,这个反作用力是必然会产生的,体现的她性格的动作更为重要,应该成为剧作本身叙事的重点。当然,母亲也有动作,例如,藏起病历单,打算毁掉丈夫的照片等。但这些动作往往是她个人情绪的表达,只承担创作者对于她悲惨遭遇的描述,并不表现性格,也没有体现母亲这一形象的独特之处,实在是一件憾事。 笔者对于《偶人》人物动作的苛求,并不能掩盖它表演上所呈现的魅力,以及创作者对戏剧的热爱和对观众的诚恳。U1条件有限,但整个演出完整,流畅,灯光音效配合融洽,不逊于任何大剧场演出,能够欣赏到这样扎实、认真的表演,是笔者的荣幸。(文:姜志伟 编辑:榕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