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戏文系>>师生园地

谈2013级戏文专业小品专场

陆雅馨

2014年5月25日,在上戏U1剧场上演了两场小品专场,所选作品均为戏文专业学生习作。笔者就所看的小品谈谈自己的看法。 剧目一《父亲》讲述了一个逃犯为了报复让自己入狱的警察绑架了警察的女儿默默,却在与警察对峙的过程中发现默默竟然就是自己的女儿的故事。故事简单,脉络清晰。与作者的生活体验较远,所以人物塑造单薄,制造的悬念感不强,包袱抖的太早,没有给人带来惊喜。如若在前期强化对结果的铺垫,在性格上对逃犯父亲强调极恶与极善的对立会更能让观众感受到人物的性格。 剧目二《恋空》讲述的是一个孪生姐妹白雪和白静互换身份考验妹妹男友阿健的故事,阿健识破二人把戏,坚定指出眼前扮演姐姐白雪的就是自己的女朋友白静,而白静却情绪失控地告诉阿健他真正爱的人应该是白雪,白雪才是阿健的救命恩人。这一出互换身份的把戏编剧处理的比较细腻,在形式上也很有看点。但唯一的问题在于,于生活之中,这类事情真的会发生吗?小品来源于生活,这个构思稍稍浮于纸面,与人们的生活有些远。 剧目三《白日菊》讲的是老陈想将旧友倩倩死讯告诉年老耳背同是旧友又曾是情敌的老王这么一个故事。因为耳背两人之间的对话误会重重,牵出前尘往事,让人觉得好笑又心酸。尤其在老陈多次告诉倩倩已经去世,而老王误会责怪老陈小心眼,并还借钱给老陈时,老陈最后一次无奈叹道倩倩的去世离开,老王在老陈离开家之后的悲痛涌上心头,观众才知道不是听不到,而是过多的悲痛不愿再让旧友知道。这点处理我很是喜欢,情感冲突激荡在内心,最终最是能打动人。 剧目四《署名》讲述程序员小李的成果被小张剽窃,小李拿刀威胁王总和小张在成果上署上自己的名字,因为程序是自己写的。王总答应了;小刀转瞬到了小张手里,威胁王总和小李,在成果的名字上加上自己的名字,因为创意是自己的,小李剽窃了创意,王总无奈只好打电话加上小张的名字;然,峰回路转,刀子到了王总手里,小张和小李得知整整署名的人只有王总一人,恍然大悟,迫于刀子的威胁,他们只好无奈忍受。整个故事构思比较有意思,张力较足,唯一缺陷就是对刀的运用不足,可以更加在这上做戏。 剧目五《狗》讲述一位顾客进入宠物店后由于店主和自己哥哥相似而产生幻觉,与“哥哥”展开一场关于狗的辩论。故事结构不错,只是内核弱了,较之后面另一篇与狗相关的《主人》来,这篇冲突不强。 剧目六《老板》,是一个关于农民工讨薪的小故事。这方面的小品看的多了,也就成了一个套路,没有走出新意,观众能预想到每一步发展。 剧目七《小偷奇遇记》,这也是一个能预想到故事发展的小品,两小偷偷到祖师爷家,俩小偷遇前神偷,反被教育一番,好的地方在于故事走向一个比较光明的结局,改邪归正,但也并未超出预想的结局。对于这种观众一眼就能看到结局的戏,我想更多的可以在故事发生的过程中多些戏,让这部分戏出彩,完成一个目标的过程越曲折戏也就越足了。 剧目八《鸟》,金丝雀喻作被金钱困住的女人,而顾客则是来自过去的情人。店主与顾客之前的感情戏可以更细腻真挚些,多设计些动作少一些直叙胸臆的台词,让感情表达更隐忍,这样最后的爆发才更真实。 剧目九《送礼》,因名字带来的误会,因为门牌号的更换而让送礼人送错门。故事简单,但却很让人喜欢。台词上稍欠功力,可在这上面做足,效果会更好。 剧目十《主人》,一人二“狗”,一狗两主。这个戏张力十足,隐喻人性,主、仆、狗三人,人打狗,狗咬“狗”,彰显一种人性的一种“恶”——对嫉妒与孤独的臣服。二者酝酿成扭曲的心理,见不得善——顺子与狗的亲昵,想获得善——命令顺子蒙住狗头痛打皮皮,自己再去安抚皮皮,让狗恨顺子,亲昵自己。编剧对节奏的把握恰到好处,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篇。唯一觉得不足的是,背景设定中的主仆,与现实生活有距离。 剧目十一《你是谁》,进入同一空间的两个陌生人,一个自称是保姆一个自称是赵小姐表妹,围绕猜忌对方身份展开的故事。缺点很明显,戏剧冲突不够。 剧目十二《凤仙火》,比较有意思的设定,从舞台呈现上来看,担任儿子以及医生两个不同社会身份在面对不同人时候的表现是不一样的,这就像两个面具在同一个人身上交替。 从纸上到舞台,后者更能看出问题所在,观他者,也更能明白自己剧本中可能存在的问题。(文:陆雅馨 编辑:榕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