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高”和谁在《较劲》

     2016514,上海戏剧学院的“新剧本·朗读会”在新空间剧场拉开了帷幕。我与同班学友刘超、赵祥共同加入了2015级高编班赵煜君编导的小品《较劲》剧组,我在其中扮演“老高”,刘超扮演“老王”,赵祥扮演“老人”。

小品《较劲》讲述了老高与老王这一对老友,曾经是插队知青,学技术当先进两人较劲,同时喜欢上一个女孩两人较劲,在单位当主任两人较劲……这两位老友多年的人生路程中,是此起彼伏的较劲。退休后,这对老友又住到了一个小区。“老高”一辈子没结婚,只有一个亲侄子,今年又添了一个侄孙子。春节,侄子全家要出去旅游,所以提前来给老高拜年,老高甚是欣喜,到小区里去给侄子占车位,于是就和同来为儿子占车位的老王,因仅有的一个车位较起劲来。可未成想,他们等来的却是另一个为孩子占车位的老人,而这位老人能等来孩子吗?这位老人又在跟谁较劲呢?

说心里话,在我拿到这个剧本时,离演出时间只有三天了,而别的剧组已提前很长时间就开始排练了,我心里是很紧张的,这种紧张来自于时间的紧迫,我担心自己不能很好地完成这个任务。而整个剧组也是很紧张的,老天爷是在惩罚我们吗?

《较劲》剧组开始较劲了……

我们很痛苦,因为我们和《较劲》在较劲,一定要把它搬上舞台。

我也很痛苦,因为我和“老高”在较劲,因为我要成为“老高”。

新空间剧场,《较劲》的演出灯光熄灭了,我们三个演员也到后台换下了戏装,恢复了正常生活的自由之身。

同班的学友照了几张剧照,从剧照上看,感觉自己对“老高”一角的把握还是比较准确的,既有憧憬又有无奈,既有期盼又有失落。而看着这张“老高”,我的内心却升起了一丝幸福,这种幸福是较劲的痛苦转化而来的,这就是我的“老高”。

小品《较劲》表面上看是两个老人因一个车位而较劲,其实质是两个人一生的较劲,而深层次的含义却是人在这个社会中总是会有意无意地与他人较劲,与自己较劲。这个劲较起来伤害的是他人,是社会,是生活,痛苦起来的更会是自己。试想我们跟这较劲、跟那较劲、跟自己较劲,是想证明自己高人一等,还是要证明自我的存在?无论如何,较劲就是因为我们总想去满足自己内心的欲望,这却是要承受较劲所带来的痛苦。人的痛苦来自于欲望得不到满足,而当满足了欲望,内心却又充满了遗憾,细细想来,我们在生活中如此的较劲甚是痛苦。

我们的一生,就象这个小品的主题歌所唱得那样:从生到死有多远,呼吸之间;从迷到悟有多远,一念之间;从爱到恨有多远,无常之间;从古到今有多远,谈笑之间;从你到我有多远,善解之间;从心到心有多远,天地之间……

“老高”和谁在较劲呢?

我们又和谁在较劲呢?

这个世界需要较劲吗?

夸父跟太阳较劲,结果……

精卫跟大海较劲,结果……

愚公跟高山较劲,结果……

“老高”跟“老王”较劲,结果呢?

正如女作家秦筝说过:人在一生当中,总要保持一颗单纯的心去面对世人和自己,才不会有遗憾。多年的朋友不用多说,简单的几个字就能明了对方想什么。

一生一世老朋友,岁月沧桑几春秋。“老高”你就别再较劲了。

在纷繁的生活中,大多数情况下,事情并不会像我们期望的那样美好,但也不会像我们提心吊胆的那样糟糕。舍与得就在我们的一念之间。

顺其自然,适者生存。

我感谢编导非常信任地让我与“老高”较劲,也感谢另外两名演员与我“较劲”,当然也得感谢帮助我们《较劲》的朋友。

我们更要感谢上海戏剧学院为我们提供《较劲》的平台。

 

小品《较劲》编导与演员

小品《较劲》剧照

(图/15高编班:陈飞燕;文/15高编班:李作为;编辑/刘颖)